<var id="jxzdj"><dl id="jxzdj"></dl></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menuitem id="jxzdj"></menuitem>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武夷山:《九曲棹歌》吟唱八百年

  中新社武夷山7月19日電 題:武夷山:《九曲棹歌》吟唱八百年

  中新社記者 林春茵

  “武夷山上有仙靈,山下寒流曲曲清。欲識個中奇絕處,棹歌閑聽兩三聲……”這首極盡贊美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產地武夷山的“導游詞”,出自800多年前理學大儒朱熹之手。

  18日,第44屆世界遺產大會在福州繼續舉行之際,“中國雙世遺名山對話”活動在福建省武夷山市進行。武夷山的“雙世遺”魅力在其間盡顯無遺。

  曾任武夷山市委書記的張建光坦言,朱熹園所在的武夷山得以列入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產名錄,其“文化”部分與朱子理學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朱熹70年的人生里,有40多年是在武夷山度過的。他在這里學習先賢理論知識,創立新儒學,完成《四書章句集注》的修改。

  九曲溪畔,隱屏峰下,朱熹在武夷精舍完成了他最重要的思想體系建設。朱子理學為元明清三代統治階級的官方哲學奠定了思想基礎。由于朱子等許多學者大儒匯集在此,以文論道、授課講學,武夷山一度成為中國南方最重要的文化中心。

  武夷山市五夫鎮,朱熹的腳步似乎從未走遠。一場沿襲百年規制的傳統婚禮正在鎮上熱鬧舉行;興賢書院里,研學營的孩子們誦讀朱子家訓;村民蔡萬平正在為考上大學的兒子準備一桌“朱子宴”答謝老師,每道菜都透著朱子修身正己、勤儉治家的理念。

  《九曲棹歌》中,朱子理學思想從蜿蜒的九曲溪一路奔流,匯入東亞文明的大江大河,對儒家文化圈產生了曠日持久的社會影響。

  “武夷山的奇秀山水孕育了同緯度最豐富完整的生物鏈,積淀出延續數千年的人文沃土,滋養著八閩文脈生生不息、傳承不滅!奔o錄片導演高芝夏對記者說,她擔任總導演攝制《瑰寶——文化自然遺產在福建》的《武夷山》篇時,最為震撼的,是武夷山的原生動植物資源。

  攝制組跟隨武夷山村民詹建奎進山安放紅外攝像頭。他土生土長,曾擔任武夷山自然保護區護林員,對此間的動植物分布了如指掌。

  一路上,黃麂、白鷴、鵲鴝、毛冠鹿、崇安髭蟾……成百上千列入國家一級、二級保護的野生動植物,進入攝制組的眼簾。

  南京林業大學外籍教授、美國博士凱文·梅辛杰亦隆重向攝制組介紹,他們2019年在武夷山發現廣義角蟾屬新物種——雨神角蟾。

  武夷山是大量古代孑遺植物的避難所,其中許多生物為中國所特有。第三紀古老孑遺物種南方鐵杉,在這里連片分布上千畝。詹建奎對記者笑說,據說1999年武夷山申遺時,這片南方鐵杉林,大大震撼了有關專家,為申遺加分超多。

  武夷山國家公園執法支隊星村大隊桐木關中隊中隊長徐自坤負責武夷山桐木關一帶的巡護!拔湟纳降纳剿菽,不僅是人類身體與心靈的慰藉,也是生存的依歸!毙熳岳ふf。

  武夷山,中外生態研究專家稱為“鳥的天堂”“蛇的王國”“昆蟲的世界”“兩棲爬行動物的樂園”。武夷山是中國唯一一個既是世界人與生物圈保護區,又是世界雙遺產的保護地。2016年6月,武夷山成為全國首批10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之一。

  武夷山市市長謝啟龍表示,將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理念,把文化和自然雙遺產保護好、利用好。

  因為守護武夷山,詹建奎、徐自坤和凱文·梅辛杰成為茶友。新茶上市時節,他們常常通過視頻云端喝幾泡大紅袍,聊幾句家常。

  凱文·梅辛杰說,他想念武夷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