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xzdj"><dl id="jxzdj"></dl></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menuitem id="jxzdj"></menuitem>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網絡媒體革命老區行】“平和暴動”:打響八閩第一槍

  中新網福建平和6月25日電 (記者 張金川)“‘平和暴動’威震八閩大地,打響了八閩第一槍,是‘福建農民自動奪取政權的第一幕’,從此之后,‘平和暴動’的烈火熊熊燃燒席卷八閩大地,極大地鼓舞了福建人民的革命斗志!备=ㄊ≌闹菔衅胶捅﹦蛹o念館講解員羅燕軍24日接受中新網記者采訪時如是說。

  位于福建省漳州市平和縣長樂鄉聯三村的平和暴動紀念館,原本是羅家祠堂,又叫下書齋。歷史給予了這座原本普通的宅院不凡的意義。1928年3月8日發動的平和暴動總指揮部設在這里,“福建農民自動奪取政權的第一幕”由此處展開。

  自從1984年開始講解“平和暴動”英雄事跡的羅燕軍,和往常一樣身著綠軍裝,用洪亮的聲音為參觀者義務講解。

  羅燕軍1977年從部隊退伍,回到長樂鄉任公社文秘宣傳員。從那時起,他就利用業余時間搜集、研究家鄉紅色史料。后來,他成為平和暴動紀念館講解員,退休后仍堅守崗位,樂此不疲。

  1927年國民黨反動派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中共平和支部把革命的中心從舊縣城九峰鎮轉移到離縣城較遠的長樂鄉,繼續堅持革命斗爭。

  10月上旬,朱德、陳毅率部分南昌起義軍回師入閩途經平和,向中共平和縣委傳達黨的“八七”會議精神,講述“八一”南昌起義的斗爭經過,極大鼓舞了當地革命群眾的斗志。當年冬季,在中共福建臨時省委的直接領導下,平和縣委加緊進行“武裝暴動”的準備。

  轉眼到了1928年3月7日,中共平和縣臨委、平和暴動委員會召開“武裝暴動”誓師大會。福建工農革命軍獨立第一團全體指戰員及附近鄉村農軍,與前來支援“暴動”的廣東饒平縣步槍隊、廣東大埔農民自衛軍和永定“鐵血團”共千余人,齊集長樂下坪洋上墩。中共平和縣委書記、總指揮朱積壘作動員報告,宣布“平和暴動”開始。

  當晚10時,隊伍分路出發了。主攻方向的西路軍,共3個大隊,在朱積壘、陳彩芹的帶領下,摸黑翻山,蜿蜒而行。半途突然下起暴雨,且越下越大,山路越來越滑,戰士們互相攙扶著,在又濕又凍的黑夜里堅定前行,終于冒雨在天亮前到達城郊埋伏點。羅育才率領的人馬也按時到達緊靠城北的山壟,把縣城包圍起來。

  當朱積壘打響總攻的槍聲后,霎時間,沖鋒號、海螺號、槍聲、土炮聲、喊殺聲、口號聲等響成一片,震撼著整座縣城。敵人被這突如其來的攻勢打蒙了。據《平和縣志》記載:“縣長方日中,在衛兵保護下向南門倉皇逃遁。朱積壘在率部追擊敵人中,不幸左手和右腳中彈負傷!

  “暴動”當天下午,敵人就進行了瘋狂反撲。起義軍雖然奮起抗擊,但因土槍、鳥銃被雨淋濕大多打不響,難以繼續戰斗。中共平和縣臨委、暴動委員會為了保存農軍有生力量,決定主動放棄縣城,將隊伍撤回長樂鄉,轉入平和西北山區開展長期游擊戰爭,建立農村革命根據地。

  “我們‘暴動’主要是營救被捕的同志,攻入縣城之后,就砸開監獄,救出了十多位革命同志,還放出了七十多位無辜被關押的平民百姓,在縣城還沒收4家土豪的財產!绷_燕軍介紹說。

  由于歷史條件限制,“平和暴動”未能完全達到預期目標,但它的影響是深遠的。羅燕軍指出,正如當時中共福建臨時省委所指出的:“平和暴動”是“整個中國革命潮流的一支”,“土地革命在福建開始的信號”。

  為紀念“平和暴動”烈士,中共平和縣委、縣人民政府于1966年在長樂鄉聯勝村庵邊山修建了平和暴動烈士紀念碑。紀念碑占地3.5畝,由主碑、欄桿圍墻、石臺階三部分組成。主碑高10米,由花崗巖鑲嵌而成。1984年,作為策源地的羅家祠堂經修繕,改建為平和暴動紀念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