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xzdj"><dl id="jxzdj"></dl></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menuitem id="jxzdj"></menuitem>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網絡媒體革命老區行】福建寧化:軍號譜里的紅色密碼

  中新網福建三明6月24日電 (記者 林春茵 王東明 吳晟煒)福建省三明市寧化縣,是紅軍長征四個出發地之一,也是最遠的長征出發地。在寧化革命紀念館(長征館)內,珍藏著一件當年中央紅軍使用過的珍貴革命文物:一本1932年印制的《中國工農紅軍軍用號譜》。

  這是目前全國唯一一本最完整、正規出版、印刷的紅軍軍號譜。捐獻這本號譜的是福建寧化老紅軍羅廣茂。

  谷倉下的紅軍軍號譜

  1931年秋,15歲的紅軍戰士羅廣茂為人機智敏捷,紅四軍把他選送中央軍事政治學校專門學習司號。結業時,羅廣茂帶著學校發的《中國工農紅軍軍用號譜》和部隊首長“像保護生命一樣保護號譜”的囑托,來到朱德軍長身邊當了一名司號員。

  這本軍號譜,記載著許許多多紅軍部隊的番號、作戰口令,還有指揮戰斗、安排學習、生活等等曲譜,堪稱“聽得見的密碼”。后來,羅廣茂在連城與國民黨軍作戰時負傷,入紅軍醫院治療。反“圍剿”失利后,醫院被沖散,他回到家中,將號譜和他用過的號嘴交給母親保管,自己則外出打工躲避國民黨軍隊的抓捕。

  羅廣茂的兒子羅云清告訴記者,等父親羅廣茂再次回到家鄉,奶奶年紀大了,想不到號譜藏在哪里,不管兒子怎么問都想不起來,這成為羅廣茂魂牽夢縈的一塊心病!案赣H經常坐在火灶邊,哼著軍號曲調,腳打著拍子,我就知道他又在回憶當兵的日子了!绷_云清說。

  在戰爭年代,由于譜系復雜,一個司號兵的養成很不容易,紅軍時期國共雙方的軍隊都有“交號不交號嘴”的規矩,即司號兵調動、離隊,要把軍號交上去,而號嘴屬于個人物品,不必交。所以,號嘴就成了號兵的職業標志。

  號譜沒找到,但羅廣茂還珍藏著他的號嘴。有一次,淘氣的羅云清想拿去換糖吃,差點被大揍一場。

  直到1974年,羅廣茂家里翻建老房子,在拆開谷倉板的時候,發現谷倉板的地下有個油紙包著的東西,用鐵皮釘在木板上。原來竟是羅廣茂日思夜想的軍用號譜。老羅把這本軍號譜和號嘴捐給了國家。軍號譜保存完整、十分珍貴,被評為全國一級文物;曾證明他戎馬生涯的號嘴,也被評為國家三級文物。

  老紅軍羅廣茂,在15年前已經離開了人世。羅云清時常會到紀念館,來看看父親當年捐贈的文物,緬懷父親。

  福建省三明市寧化縣革命紀念館館長邱明華表示,這本號譜成為研究中國工農紅軍革命斗爭史、紅軍軍事生活及紅軍音樂等一部不可多得的實物資料,也是對青少年進行革命傳統教育的好教材。

  爺孫兩代司號手

  今年是“00后”戰士李浩入伍的第四年,他除了在武警三明支隊寧化中隊擔任班長外,還是中隊的一名司號員。

  李浩的爺爺李德厚在1964年參軍時就擔任司號員,李浩2017年入伍時,爺爺將用油布包裹著的手抄號譜交到他手中。

  這是爺爺當年在進行司號集訓時,為了加深記憶,自己手抄下來的號譜!懊恳粋音符都非常優美,就像打印的一樣!崩詈普f,爺爺手抄的“小小號譜”讓他覺得“非常震撼”。

  “娃喲,吹的時候嘴唇收緊,不要鼓腮幫,掌握氣息最重要……”一到周末,李浩就迫不及待地向爺爺請教秘訣。對于氣短,爺爺教他每天提前半小時起床,在洗漱間練習憋氣。對于走音,爺爺教他活動嘴巴,熟悉口型,模仿動物的叫聲。

  從起床號、開飯號一直到熄燈號,11個節點,李浩吹到腮幫發疼,嘴巴腫大。參照這本號譜,李浩通過勤學苦練,最終以總評第一的成績入選司號員。

  如今,這份“軍號手抄本”陳列在寧化中隊榮譽室,激勵著包括他在內的每一位隊員。

  一把老軍號的特殊含義

  在武警三明支隊寧化中隊,還珍藏著一把伴隨中隊71年成長的老軍號。武警寧化中隊建制于1950年,前身可追溯到1930年7月紅軍游擊武裝寧化赤衛大隊。

  在通訊與計時設備奇缺的年代里,悠揚的軍號聲既是戰士們的“無形指揮棒”,也是“聽得見的密碼”。軍號,對于這支中隊有著特殊的含義。

  武警三明支隊寧化中隊政治指導員蔡躍說,中隊給每位戰士都配發了軍號,嘹亮的軍號聲蘊含的不僅僅是作息訓練、戰斗沖鋒的各種密碼指令,更是一種信仰的傳承。

  寧化縣革命紀念館(長征館)所收藏的影音資料呈現了紅軍克敵的11場主要戰役。我軍由點及面,攻城拔寨,在軍號聲中解放了全中國。

  “我們寧化子弟用自己的鮮血、青春和生命鑄造了一座豐碑。寧化為中國革命付出了巨大的犧牲和重大的貢獻!睂幓h革命紀念館館長邱明華說,寧化是紅軍的故鄉,蘇區時期13萬人就有1.6萬青壯年先后參加紅軍,先后有6000多人參加長征,大部分被編在紅三軍團第四師和紅五軍團第三十四師。

  在關系黨和紅軍生死存亡的戰略性決戰——湘江戰役中,前衛紅四師和后衛紅三十四師與敵鏖戰五晝夜,誓死掩護主力紅軍渡江,戰斗空前慘烈,犧牲極其悲壯。經湘江一戰,寧化籍子弟大部魂落他鄉,長征勝利到達陜北的僅存58人。

  邱明華說:"軍號是一個奮進的符號,是一種忠誠的象征,嘹亮的軍號聲中,將士被賦予視死如歸、勇往直前、不怕犧牲的力量;軍號聲中,祖國強國興軍,還將開啟下一個百年的新征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