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xzdj"><dl id="jxzdj"></dl></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menuitem id="jxzdj"></menuitem>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八閩千姿)“中國扶貧第一村”里說“振興”

  從去年的5月到現在,社工陳賽群在福建寧德福鼎市磻溪鎮赤溪村已經呆了半年多了。41歲的她喜歡在晨曦中來到村子的河邊,看霧氣蒸騰,聽流水潺潺,“想象中有山有水的鄉村,就是這樣了!

  有著“中國扶貧第一村”之稱的赤溪村,是一個美麗的畬族村落。在這春暖花開時,正值白茶茶青抽芽,村中家家戶戶采茶忙,來自上海、江蘇等地的游客三五成群流連村里的長安新街上。茶葉和鄉村旅游成為赤溪村駛上鄉村振興大道的兩個“輪子”。

  陳賽群所服務的寧德市鴻愛社會工作評估服務中心,正在赤溪村開展鄉建鄉創工作。二月二跳畬舞、三月三唱畬歌、四月四包菅粽……社工們幫助畬族村民“從民族習俗中找到致富的門路”。陳賽群對中新社記者說,赤溪的未來,在于“尊重民族歷史和文化”。

  在當地婦聯幫扶成立的畬鄉巾幗創業社里,主理人鐘麗眉帶領村婦縫制畬族服飾,鳳凰裝僅頭冠就能賣出上百元(人民幣,下同)。她們從河里撿來石頭畫上彩繪,“一個竹編籃子裝十幾顆石子,150元也賣掉了!

  鐘麗眉還和村里十幾位姐妹組成畬歌隊,把外婆和媽媽傳唱的畬歌一首首整理出來。鐘麗眉說:“老物件、灶臺邊唱的歌,我們認為美,客人也喜歡!

  53歲的畬族老哥李鄭明也會唱畬歌!鞍氡趻觳葚,三代苦相依,遇天作大雨,全家無所避……”這是當年的“窮歌”。追憶過往的日子,李鄭明講道,26歲到泉州石獅船廠做小工,“才第一次白米飯吃到飽!

  后來,外出打工的李鄭明回到赤溪小學做保安。保安工作不忙,家里茶園一年兩三萬元的收入很穩定,多年不再唱“窮歌”的李鄭明萌生了個“大膽的想法”——到下山溪自然村開民宿。

  1995年,下山溪自然村22戶畬民受益于易地搬遷“造福工程”的實施,搬出茅草屋,遷到7.5公里外的赤溪村中心地帶。此后,赤溪12個自然村350多戶畬民也陸續遷至赤溪行政村所在地,住進了磚混結構兩層新樓房。

  下山溪自然村就是李鄭明搬遷出來之前居住、生活的地方。李鄭明解釋道,過去住在懸崖上,買包鹽要走兩個小時;現在通了公路,開車半個小時就到了老家,“山里樹和竹子很多,用現在的話來說是生態好,可以做森林康養!

  “把老家和新村、過去和現在聯系在一起,直觀體現中國鄉村變遷,這確實是赤溪村開展特色鄉村旅游的一個思路!痹诔嘞妩h總支書記杜家住看來,基礎設施建設完善,為鄉村旅游發展提供可行性。

  2020年,赤溪村接待游客27萬人次,旅游相關產業收入已逾2100萬元;人均可支配收入30127元,是2014年的3.4倍。杜家住說,赤溪村見證了“輸血”式就地扶貧、“換血”式搬遷扶貧、“造血”式“旅游+產業”扶貧的中國擺脫貧困實踐。

  赤溪村的嬗變,吸引廣西玉林師范學院畢業的杜贏返鄉發展。2013年,杜贏籌集近百萬元,回村創辦茶葉加工廠,成為該村返鄉創業的第一個大學生。

  “村里迎來大發展,客源在增加,日子更紅火了!痹诮挚诘拇髮W生創業示范點,杜贏說,去年銷售額超400萬元,這幾年也帶動不少年輕人回村創業,希望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幫助更多鄉親過上更好的日子。

  “赤溪振興,不僅僅是靠一片茶葉支撐,還需要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還在于鄉土人才培育和資金扶持!倍偶易≌f,“我回過很多次下山溪自然村,過去茅草高過人頭,嚇壞外來進山人;以后,每片茅草葉都會變成風景,變成寶!(完)中新社福建寧德3月12日 (記者 葉茂 林春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