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xzdj"><dl id="jxzdj"></dl></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menuitem id="jxzdj"></menuitem>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宇宙天團”訪港 引青少年“追星”

  寄語青年學子愛國奉獻

  “宇宙天團”訪港 引青少年“追星”

  6月23日,香港理工大學的賽馬會綜藝館變成“追星”現場。即將在香港理工大學讀博的周思琦和同學一起,一早來到這里排隊入場。當天,這里迎來了6位內地的頂尖航天科學家,他們就是香港學生當天要追的“明星”。

  此前一天,有關航天科學家團隊入港訪問的消息,就在當地媒體圈紛紛刷屏。團隊中,既有神舟飛船總設計師、長征系列火箭總設計師、探月工程三期總設計師,也有天問一號火星探測器系統總師、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工程副總設計師、嫦娥四號探測器項目執行總監。這支和航天、太空打交道的團隊,被當地媒體冠以“宇宙天團”的美譽。

  這其中,神舟飛船首任總設計師戚發軔院士已經88歲高齡。當天他率先開講《中國航天與航天精神》,整個報告歷時兩個多小時,戚老全程脫稿,金句頻出——

  “上天、入地、下海,我們去深海區尋找資源,入地也是尋找資源,上天又是去尋找資源。要利用好這些資源,我們人類才能生存下去,才能生活得更好!

  “國家、事業、個人,想做點大事情靠不了別人,只能靠自己,這是我60多年的體會,也是我們航天人自力更生不依賴外人的一種理念和自信!

  “現在是和平時期,不要我們拋頭顱、灑熱血。我們只要愛自己的事業、愛自己的崗位,老師教好學生,學生學習好,我認為就是愛國!

  在中國航天的歷史上,戚發軔院士的履歷堪稱傳奇:從中國的第一發導彈東風一號、第一枚三級運載火箭長征一號、第一顆衛星東方紅一號、第一艘試驗飛船神舟一號,到第一艘載人飛船神舟五號,他見證了中國航天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發展歷程,被稱為“行走的航天百科全書”。

  “我們那一代人,愛國是天生的,是自發的!逼莅l軔說,那時候很多人在西方工作、生活得很好,但也想方設法回到祖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錢老(錢學森)歷經磨難也要回國,就是不想中國挨打、落后、受氣。最高尚、最偉大的愛,就是愛國家。

  聽到此處,現場爆發出熱烈掌聲,經久不息。

  周思琦一方面感嘆我國近年來在航天領域取得的卓越成就,另一方面對航天人感到由衷的敬佩——他們曾在艱苦卓絕的環境里始終抱有對國家、對航天事業的無盡熱忱,克服各種艱難險阻,打破歐美等強國在該領域的壟斷地位,令人欽佩。

  “就像戚院士所說,做好本職工作也是為愛國出一分力。作為一名學生,認真學習就是我的本職工作,希望有一天也能盡我所學,為推進國家建設作出一些小小的貢獻!敝芩肩f。

  現場還有年齡更小的“追星”一族。

  正在香港讀小學的于同學,第一次來大學聽講座,他說自己一直有個“飛向太空”的夢想,所以專程托父母報名,來看看內地來的“宇宙天團”。

  “希望以后能夠到月球上,去看一看那里到底有沒有外星人,有沒有水!庇谕瑢W說。

  當天下午,“宇宙天團”的第二場講座在香港大學陸佑堂開啟,主講人是探月工程三期總設計師胡浩。

  作為主持人的香港大學副校長宮鵬發現,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許久未坐滿人的陸佑堂,今天連第二層都迎來了聽眾,幾乎每個座位上都坐了人。

  他說,過去兩年,中國航天喜訊不斷:嫦娥五號奔月取壤任務成功,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閃耀開通。上個星期,神舟十二號飛船的3位航天員,剛剛入駐了中國空間站!斑@些任務成功背后的航天科學家團隊,居功至偉!闭f完這些,宮鵬伸手,向主席臺上的胡浩總師致意。

  此時,整個陸佑堂掌聲雷動。這是第二所香港高校向來訪的“宇宙天團”表達敬意。

  當天,在香港大學就讀的陳同學表示,胡浩總師在《九天攬月》的分享報告中談及很多任務的細節,包括最后的感想都給了他很多啟發,“總師總結的幾點都比較有意義,可以在以后的工作中參考”。

  當天的講座開始前,胡浩將嫦娥五號月球表面展示國旗備用件贈送給香港大學。這面國旗和嫦娥五號探測器在月球上展示的一模一樣。

  談及嫦娥五號獲取的1731克“月壤”時,胡浩說,其中的“17”可以理解為中國探月工程走過了17年,“3”指的是中國探月工程實現了“繞”“落”“回”三步走,“1”指的是這一系列的工程任務都是一次成功。

  他還面向香港科研機構發出“月壤”使用邀請:“我們有一個專門的月球樣品專家委員會,歡迎香港的科研機構來申請使用取回的月表樣品進行科學研究!

  正在讀小學的余同學對此很感興趣,他說,從講座里學到很多關于探測器控制、嫦娥登月的知識,“腦袋接收到好多新知識,鼓勵我去追逐太空夢想”。

  在香港,青少年“追”航天科學家團隊,更“追”他們背后的大國重器和國字號科研任務。

  “我們這一代香港青年,對祖國的航天事業深感興趣,請問,我們香港大學生是否有機會到祖國的航天部門實習、學習,有什么渠道可以申請?”

  在當天演講后,戚發軔被學生問及這一問題,他答道:熱情歡迎在港學生參與祖國航天事業!

  戚發軔表示,中國的航天事業,需要各方面各地的年輕人。此次入港的航天科學家團隊中,就有五六個年輕同事,他們從香港不同大學畢業,取得學位后回到內地,目前正在重要的工作崗位上工作。

  “我們熱情地、真情實意地歡迎我們在港的年輕同學們,能夠參與我們的航天事業。這種參與,可以是到我們的崗位上去工作,也可以是在香港原有崗位上完成國家航天項目的相應工作!逼莅l軔說。

  話音未落,香港理工大學的報告會現場便響起了掌聲。

  戚發軔補充道,未來中國空間站建成了,可以利用空間站平臺開展更多的科研項目,目前空間項目還在征集中,“我們對國外都是開放的,對我們香港更是開放的!”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邱晨輝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