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xzdj"><dl id="jxzdj"></dl></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menuitem id="jxzdj"></menuitem>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strike id="jxzdj"></strike></var>
<var id="jxzdj"></var>
<var id="jxzdj"></var>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七品縣官”演繹千年之舞 浦南古儺綻放時代新姿

浦南古儺參加廟會表演。李斌 供圖
浦南古儺參加廟會表演。李斌 供圖

  東南網10月21日訊(本網記者 李姍姍 盧麗娟)近日,2020閩南文化圩日系列活動在漳州市藝術館舉行,活動舞臺區,動態非遺展演如火如荼,兩尊兩米多高的“大神尪”引人注目,這項有趣的非遺叫浦南古儺,又稱“大神尪”,流行于漳州薌城一帶的古老儺舞。紅杉的是“縣官”,手持“國泰民安”牌子;青衫是“書童”,手中舉著蒲扇,時而搖身仰頭,時而甩辮揮扇;還有一“大頭娃娃”蹦跳逗趣,引來現場觀眾陣陣歡笑。

  人群中有雙眼睛緊盯著表演者的一舉一動,他是李春華,浦南古儺第十六代傳人,也是省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李春華介紹,過去古儺是浦南當地迎神賽會、驅逐疫鬼的一種儀式,后來逐漸增加了迎祥祈福、酬神納吉的功能,演變為民俗活動。

  崇文土壤孕育獨特儺形象

我國儺文化中的形象以自然界神靈,神話傳說及動物圖騰為多,浦南“大神尪”卻以“七品縣官”為形象,這在全國儺文化中是極為罕見的。那么,“七品縣官”這一形象又是如何產生于“儺”之中的呢?

在浦南古儺訓練館,孩子們好奇地打量著“大神尪”。東南網記者 李姍姍 攝
在浦南古儺訓練館,孩子們好奇地打量著“大神尪”。東南網記者 李姍姍 攝

浦南鎮上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相傳唐朝末年有一位七品縣官途經浦南到松州大廟,正逢妖怪作惡,這些妖怪一見到縣官便嚇得落荒而逃。不久后妖怪又來危害浦南,但縣官已離開浦南,而百姓穿官服扮演官員又是違法行為。正當人們一籌莫展之際,定居浦南的隨陳元光開漳的將領后人,將家鄉木頭面具的做法傳授給當地人。當地百姓用木頭雕出七品縣官頭像,用竹條編出身軀,并穿上官服,稱作“大神尪”。后來,又根據七品縣官的書童(又說師爺)的形象做了另一尊“大神尪”。百姓們發現這兩尊“大神尪”所到之處妖怪就不敢出現,因此逢年過節或天年不順,百姓便帶著“大神尪”出巡,以求風調雨順。

  集美大學音樂學院副教授黃午妍在《漳州浦南“大神尪”文化初探》一文中寫到,浦南鎮是陳元光開發漳州初期傳播中原文明的重要地點,建有中國最早的講學書院——松州書院,也就是陳元光的兒子陳珦講學之處,可以說浦南鎮是陳元光文化影響最為集中的地方,自古盛行講學之風,當地百姓多崇尚文治教化,因此百姓以“七品縣官”為儺形象就不足為奇了。

  浦南古儺流傳千年,20世紀后葉陷入停滯,直到1992年,時年68歲的浦南古儺老藝人梁太金不忍技藝凋零,拾起僅存的兩尊“大神尪”,重組古儺隊。正是那個時候,李春華拜入梁太金門下。李春華說,梁太金不僅手把手傳授古儺技法,他還將現代戲劇的舞臺步法揉進表演中,提、亮、收、走、撤步后退等,經他改良后的古儺節奏歡快,表演詼諧。

  三十年磨礪鍛造全能技藝

李春華(左二)正在指導隊員訓練“大頭娃娃”的舞步。東南網記者 李姍姍 攝
李春華(左二)正在指導隊員訓練“大頭娃娃”的舞步。東南網記者 李姍姍 攝

  “右臂繃直,扇子再舉高一點,左腳使勁踢步!”再訪李春華,他正指導著隊員訓練。

  從“大神尪”中出來,本是涼爽秋日,李春華卻汗如雨下!斑@個頭部面具有四十幾斤重,人在里面光是站著不動就能流汗,更不要說行走了!崩畲喝A說。

  年少時“圖好玩”踏入這一行,如今從舞尪到鑼鼓伴奏,都能勝任。他說:“初學者都要從‘大頭娃娃’學起,那是最難的,既要有武術基礎,又考驗個人的平衡感和節奏感!

  浦南古儺表演中,由“大頭娃娃”開路,舞蹈多為吸跳步、抬跳步等對表演者體能要求較高的動作。為此,李春華三十年如一日,每天晨練,夯實武術基礎,閑暇時到山里騎行,如今五十多歲,俯臥撐能輕松做上二十來個。

  李春華的兒子李斌說:“我父親對自己十分嚴格,每次表演結束,他都要復盤當天的演出。甚至有一次,他半夜把我喊醒,探討哪個動作還要再細致一些!

  在李春華看來,傳承就要把身上的本事,好好地傳下去,不得不嚴格。他接過梁太金衣缽,帶領這支隊伍走出小鎮,曾受邀到上海世博會演出,讓這項千年非遺技藝重新綻放異彩。2011年5月,浦南古儺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擴展項目名錄。

  “90后”扛起創新傳承大旗

李斌示范如何穿戴大神尪。李斌 供圖
李斌示范如何穿戴大神尪。李斌 供圖

  李春華對古儺的深切熱愛,直接影響著李斌。幼時李斌跟著古儺隊出巡,李春華在臺上表演,他在臺下模仿著父親的樣子,揮拳、踢腿、蹦跳,有模有樣。李春華注意到了兒子身上的天賦,在李斌6歲那年,定制了小小舞獅服飾,組建一支30人的少年舞獅隊,讓李斌在玩耍中得到鍛煉。不負所望,李斌逐漸成長為古儺隊的中堅力量。

  趁著天氣好,李斌將兩尊“大神尪”頭部拿出來晾曬,這是他融合古法與現代材料復刻出來的新“大神尪”。

  浦南鎮流傳下來的兩尊“大神尪”神采不復當年,為此李斌拜訪多位木偶雕刻大師,學習手藝。他參考古法,先用泥土與石膏混合制成“大神尪”頭部模型,再雕刻面部細節。經過一到兩周晾曬,泥塑干燥成型,取來棉紙沾上牛皮膠,一層復一層貼在泥塑上,最后涂上特制黃土漿,涂上大漆彩繪,賦予“大神尪”新面貌。李斌說:“這樣手工制作出來的,比起機器建模,更加耐用,不怕磕碰、不怕下雨!

  就讀國畫專業的李斌,大學畢業時創作了系列古儺國畫。畫中,李斌以自己扮演的大頭娃娃為創作主線,10幅作品串連著看,連環畫般還原出一場原生態古儺表演。李斌說:“我想通過這種方式,讓更多人認識到我們有這么一項傳統技藝!

  隨著生活方式發生改變,傳統民俗日益淡化,浦南古儺傳承面臨著民間保護基金流失、表演者后繼乏人、系統的實證材料欠缺等難題。為此,當地文化部門牽頭成立浦南古儺文化研究會,每年撥出?,用于“大神尪”的保護、發展。研究會中活躍著以李斌為首的90后身影,他們組織拍攝古儺表演影像、整理文字資料、開展“非遺進校園”等活動,讓浦南古儺逐漸從民間走向大眾視野。